以糖酒会为纽带凝聚行业力量​
【字体:    

“酒行业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的凝聚力,为什么业内人士的交流如此广泛而深切?”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员表示,这与这个行业的人年年两次参加全国糖酒会不无关系。

刘员自1983年来到中国商业部酒处工作,第一年便赶上在“三类商品(物资)交流会”(全国糖酒会原称)的“大会战”。至今年2015全国秋季糖酒会在南京召开,其间共32年,他参加了每一届的全国糖酒会,可谓亲眼见证了全国糖酒商品交易会的封闭、开放、腾飞、转型等诸多历史阶段。

“1983年,那时的糖酒会叫作‘三类商品(物资)交流会’,那时能够参加的有国有商业的二三级批发及部分商办工业企业,一般企业属于会外代表,是没有资格参加交流会的。”回忆起32年前初次接触全国糖酒会的感受,刘员记忆还非常清晰:“当时的糖酒会完全是一个订货会,其主要目的就是买卖商品,我和我的同事们则在这个‘订货会’统计各类商品购销的数据,因为这些数据事关国计民生,来不得半点马虎,其统计结果没有一点水分,几乎可完全反映出全年全国三类商品(物资)的产销情况,工作意义非常重大。”

当时的工作强度也比较大,参加糖酒会每天的工作是生活在报表的海洋里,没有电脑,没有计算器,只有敲打算盘的“哒哒”声音跟着你,为了及时准确地将这些数据统计出来,刘员和他的同事甚至还要在别人安睡的时候,继续保持工作。

刘员强调这是非常难忘的经历,第一次亲身经历了父辈们讲的“交流会上打硬仗”的感觉。1983年,三类商品(物资)交流会成交额达到6.35亿元,刘员至今对这个数字记忆深刻。

1984年的全国糖酒会上,刘员的工作依然是统计数据,但不少变化也在这年出现,可谓是全国糖酒会的“转折之年”。

在1984年的全国糖酒会上,“三类商品交流会”更名为“全国糖酒三类商品交流会”,由一年一度的举办改为每年两次,春秋季分别举行,正式确立开放式组织办会的原则。

刘员回忆道,1984年的秋交会在河南安阳举办,因为确立了不按经济成分、不份企业大小、不按地区划分,面向社会公开办会的原则,交流会参加人数翻了一番,成交量翻了一番,而刘员和他的同事们工作量也翻了一番,参会人数达到了1.6万人。当时的秋交会总结词这样说:交流会这样办买方满意、工厂满意、基层满意,通过交流会买卖双方直接见面,减少了流通环节,又使得企业了解消费结构的变化,以便生产对路的产品。

这一年的两届糖酒会最后交易额达到12.28亿元,仅成交额一项就能看出,开放式办会给糖酒会带来的巨大变化。

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看,它适应了该类商品流通的模式,成为改革开发的一种先行模式。

1990年,全国糖酒三类商品交流会改名为全国糖酒商品交易会。

在刘员眼里,糖酒会演变成一个综合性的平台,功能更多,作用更大更广泛。由单纯的糖酒商品间交流转而涵盖面更广,诸如副食、调料、干鲜单品等成为主角。此后,又有更多的相关行业参与到这里,比如媒体、网络、策划等。

糖酒会走过60周年,其发展到今天,刘员也发现,他们当年辛苦统计的数据已经越来越不能反映真实的商品交易,进而成为象征符号,见证了糖酒会的另一重大变化:交易依然存在,但交流、展示功能成为主要功能。刘员也从当年的数据统计者,成为行业协会的领军人物之一。

刘员谈到,他所参加的每一年每一场的糖酒会,都有或多或少的变化,但这种变化是渐进式的,有时候很难一下看清楚这种变化对糖酒会甚至是社会经济的影响有多大,但当一段时间过后,再回头来看,却发现进步发展原来都包括在这些变化点滴之中。

近年来,糖酒会内容、形式变化多样,发布会、论坛为其注入了活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吸引了厂商的参加。厂商通过摸准糖酒会的现场脉络,可以看清行业宏观的信息,这已成糖酒会新的功能。

在刘员看来,糖酒会是一个“纽带”,它将行业人士联系在一起,他们之间的交流是多层次和多方面的。但最基本的交流还是厂商之间,其面对面的方式,很难为其他形式所代替。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年了,很多人来了糖酒会无数次了,但依然难舍的原因。

刘 员(访)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