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夕阳情缘
【字体:    


烟雨过后,这古城似乎又被披上了一袭朦胧的纱。夕阳渐西,邻家门前那灰白土墙,在余晖的滋养下显得愈发柔和与温暖。我在这狭长而又谧静的巷道,舍不得转身,舍不得目送那抹夕阳。

这个孕育着诗情画意的地方承载着我的童年。是哪家好心人“收留”了这几个不愿归家的调皮蛋?是哪个包子铺的掌柜欢喜坐那门槛儿上看着我们嬉耍,并时不时拍手叫好?是哪个烤山芋小摊为几个总是“逃单”的小家伙哭笑不得?罢了,这些都已然忘记,唯记得家乡深巷溪水处有棵大粗柳,足有三抱,每每盛夏的傍晚,孩子们总爱齐聚于树下,在日落时分许下心愿,据说这许愿特别灵验。

老者们自然也是爱极了这夕阳,恐是人到了暮年,自然也是多生情愫,恋上了这块土地上潜滋暗长的美好吧。于是乎,这夕阳便成为人们的感情寄托,成了这小城不可抹去的印记。

时光荏苒,那时的伙伴现在已经长大成人,最小的也应该长到我这般年龄了,而如今这久别的重逢已经没了往昔的感觉,溪旁的大黑水车不再转动,只剩下两排败萎的旱莲草,巷道两侧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代替了嘣脆的油糍儿声,和我们爽朗的笑声……

我觉得有些茫然,倏忽间竟迷失了夕阳的方向,我开始紧张,恐慌,宛如一个已然断乳的孩子在急切寻找母亲的怀抱。蓦地转身,发现一轮鸭蛋般的红日,正徐徐临近山头,她是要走了吗?我问自己,时隔多年,连暮色也成了急性子。

我匆匆地追了好几个巷子,却依旧挣脱不了这排排矮房的阻隔。走快点,再快点,再快点。我开始奔跑,像是去赶赴一个许久以前的誓约。终于,我来到了那棵大粗柳旁,顿时发现,那纹理依旧凹凸有致,沧桑却又刚毅。然而抬头看看天空,此时的天空仅剩下一缕微弱的橙光,如丝绸般狭长,嵌在云与云之间,又在变蓝,最终消逝于了我的视线。周妤杭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