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记的兄弟缘
【字体:    

我一直认为,人与人之间有一种缘,那是冥冥之中的约定,那是上苍的赐予,那是应该值得珍惜的缘分。

大学毕业后,我分进了清中工作。说一句实在话,作为从乡村走出来的孩子,我对城里的生活很陌生,对工作、生活都很惶恐,但我很有幸与金国老师、宋明镜同住在一个宿舍,在一起生活了两年,他们给了我许多的帮助,我们结下了难以忘怀的兄弟缘。

当时我教数学,在初中任教并担任班主任,金国老师教化学在高中任教,宋明镜老师教语文在高中任教,我们三人都担任班主任。那时候清中的教师很少,只有几十个人,年轻教师更少,那一年我们有七个年轻老师被分进清中。当时学校的学生也很少,从初一到高三每一个年级只有四个班,全校共计有24个班,每一个班级的生数都不要超过50人,全校学生的总人数还没有我们现在高中一个年级的学生多。由于我们担任班主任,班级事情多,经常错过学校食堂的饭点,有时候等到我们到食堂时只剩下几个冷馒头,有时甚至什么都不剩。于是我们在吃饭时,如果发现哪一位没有来食堂吃饭,就帮助打上一份,留给没有来的那一位,由于我经常晚点,因而常常是他们两人为我留饭。后来金国老师准备了一个电炉,这样在没有饭吃的时候,我们就用中午剩下的剩菜,煮上一点面条,或者煮上一点烧饼,可以解决肚子的饥饿问题。虽然煮的面条、烧饼很简单,但吃起来还是别有风味。金国老师每一次回家,都会从家里带来不少好吃的东西,让我们可以大饱口福。

后来我们先后成家,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学校给我们重新分了宿舍,我们有了各自的宿舍,生活条件好多了。宋明镜老师的宿舍在前一排,我和金国老师的宿舍在隔壁,虽然大家不住在一起,但平时来往还很多,我和金国老师常常在饭后下上一局围棋,让紧张的生活得以放松。

现在三家的孩子都大了,宋明镜老师的儿子在日本留学,金国老师的儿子已经工作,我的孙子已经会跑了。宋明镜老师已经到了教育局工作,金国老师和我还在清中工作,但我们在一起的那一段日子至今让人留念,那是一段快乐的日子。

相遇是一个缘分,与宋明镜老师、金国老师的相遇是我人生的幸运。虽然已经过了许多年,但我们结下的兄弟情谊将永远记在心里,那是一段永远难忘的兄弟缘分。(周建洋)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