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茜:母女情缘
【字体:    

今年母亲节,我人生第一回含泪,告诉已八十岁的母亲:“妈妈,我爱你。”一段迟来的话语。

我和母亲一生缘分很浅。我七个月时,母亲便把我交给外婆照顾。直至十七岁,外婆去世,我才回到她身边。

妈妈与外婆教育孩子的方式完全不同,她对我的我行我素看不顺眼。于是一个从小没挨过骂的孩子,天天挨骂;一个从小没做过家事的小孩,天天被要求洗碗。那时起,我开始理解世间的情感不是天然俱生,它需要点滴的累积和回忆,而我与母亲之间的回忆是空白。

回家半年后,我写信给她,“妈妈,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突然接受一名十七岁的孩子,的确是困难的事,何况你只喜欢乖顺的女儿。我理解你的难处,但容许我在你家住到大学,再过两年,我会悄悄离开。”妈妈看后,哭着向我忏悔,说她工作压力大,弟妹小,因此才把压力交给我。

母亲与我的争吵,并未因此结束,三十多年来总是以不同方式登场,不同方式结束。

直至今年母亲节,妈妈告诉我三年前的一件事。那天,她看我前男友很伤心,虽然她脊椎断了刚复原不久,竟以伏地爬楼的方式,爬上二楼敲对方的房门,轻声劝他别伤心。结果我前男友,第一回,开门辱骂她,关上门;妈妈仍不放弃,再劝他,他又开门吼叫一次,然后再摔门;妈妈当时脊椎已经非常酸痛,只好手抓着门把,半跪在门前仍继续安慰他,最终他开了门,对我母亲大喊:“滚蛋!”再关门那一次,他不知我母亲已无力站着,摔坐地上。

母亲回忆往事,不为怨恨。她只想告诉我,我和任何人在一起,她都祝福,只要是可以照顾我的人。当天,她三度挨吼骂后的过程,让她深悟体会,她的女儿不会有她妄想的依靠。对待长辈甚且如此,可以想像私下女儿的处境。于是,当我离开他时,母亲对我说,“忘了他,离开他,你会更幸福。”

我问她为何不早点告诉我?母亲说她很矛盾,因为是我选择的朋友,她所以特别疼爱他。她想把从小亏欠的女儿,托付给一位可以照顾我的人。

母亲说了往事,我和她先对望,接着泪流满面。看似骄傲、强势、自我的母亲,原来一直隐藏着对我深深的爱。为了我,她把自己摔在角落,只为成全一段不需成全的情感。

于是今年母亲节,我人生第一次丢掉心结,惭愧又激动地拥抱了妈妈。

看遍世态,尝尽爱情,人生的旅途,我终于回到了原点,回到我生命最早出发的地方。(陈文茜)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