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歌王黄伟麟:喝酒是一种怀念
【字体:    

小时候,我曾在妈妈的咖啡馆里偷喝红酒

我是一个中葡混血儿,妈妈是广东人,爸爸是葡萄牙人,我出生在澳门。爸爸曾经是军人,后来澳门撤消驻军,爸爸就当了警察。妈妈是一个小商人,在澳门码头的海边开了一个小小的咖啡馆。我是家里的独生子,生活一直过得平静而幸福。

因为妈妈是广东人,在我刚会说话的时候,妈妈就教会了我很多汉语和粤语。虽然当时不会写,但是在妈妈的引导下我会说也能够听懂。现在长大了突然明白,当时妈妈教我汉语和粤语应该是出于一种对大陆的思念和思乡之情吧。由于妈妈的影响和灌输,我对大陆也充满了好奇,妈妈还曾经一本正经的跟我说:“等你长大了,将来找对象一定要找个大陆的女孩。”妈妈说大陆的女孩个个聪明贤惠,所以这也成了我择偶的一个首要条件。

妈妈对我很疼爱,也很宠爱。我十岁时,家里给我买的单车就有三部。妈妈很贤惠,也很俭朴,虽然她自己开着咖啡馆,收入也很好,但常常教育我吃饭不能掉米粒,生活要节俭,讲话要有礼貌。

男孩子小时候总是很调皮,我常趁妈妈忙着照顾客人的时候,偷着打开咖啡馆里的红酒,学着客人的样子慢慢浅酌,妈妈发现后就拿着鸡毛掸子打我。至今我都不知道妈妈打我的鸡毛掸子有多少个,反正是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我就捡起鸡毛掸子从窗口扔出去,因为窗外是海,扔到海里妈妈就只得再去买,而我只要发现有鸡毛掸子就给扔进海里,妈妈就一次又一次的买回来,准备在我不听话或再偷喝红酒的时候打我。

眼含热泪敬妈妈一杯酒,难忘母爱和我淘气的童年

因为父亲工作忙,对我也很严历,我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而且我也喜欢在妈妈的咖啡馆里捣乱。记得有一天上午,客人不是很多,我一个人在咖啡馆里看电视,当时看的是一部外国的片子,里面有电视机爆炸的场面。出于恐惧和害怕,我就喊了起来,我说妈妈你看电视机爆炸了,妈妈过来看电视机好好的,上来就打了我两巴掌,骂我是乌鸦嘴。可是我却不知哪来的勇气却依然对妈妈说:“真的,妈妈,你看冲天大火都烧起来了!”妈妈以为我故意气他,就拿着鸡毛掸子追着打我,我淘气地跑出咖啡馆,一个人在海边看码头上的船只。没多久我就发现咖啡馆外面有很多人,还有消防车,我跑回去看,天啊,真是太巧了,咖啡馆里的电视机真的爆炸了。那一刻,我特别的后悔,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乌鸦嘴,怎么就给说中了呢?后来得知那天起火的原因是不知谁忘了关一个电源,而我从此再也不敢胡说八道。

那以后,我乖了很多,不再有意的和妈妈捣乱,但依然调皮。记得七八岁时的某一天,我坐在咖啡馆里看着停泊在码头上的一艘大船越看越好奇,我不知道那艘大船是从哪里来的,又要到哪里去,人们在里面是不是也像住在房子里,我越想越好奇,越想越觉得应该跑到船上去看一看,于是我就偷偷地从咖啡馆里跑出来想从岸边跳到那艘船上去。谁知距离看着不远,但跳起来还是有难度的,结果我没跳准,一下子就给掉到水里去了。那天当海员叔叔把我捞上来的时候,妈妈抱着我泪流不止,说以后再也不许我到处乱跑,说再也不打我。

妈妈真的很少打我了,而且还住进了香港的医院。当时我不知道妈妈得的是什么病,只是在每个周末都跟着爸爸去香港看妈妈。妈妈越来越消瘦,越来越疼爱我,可是我却不快乐,我害怕妈妈会这样长久的躺在医院里,害怕家里没有妈妈的日子和在海边咖啡馆里听不到妈妈的笑声以及对我的斥责和怒骂声。

结果有一个周末,爸爸没有再去香港,我问爸爸为什么不带我去看妈妈了,爸爸突然痛哭失声,抱着我告诉我妈妈没有了。从此,我与父亲相依为命,在后来心情郁闷想念妈妈的时候,我总是喜欢斟上一杯酒,一边喝,一边和妈妈对话。我多希望能够敬一杯酒给妈妈,告诉她淘气的儿子长大了。

难忘母爱,把对您的思念换成歌声

妈妈去世以后,爸爸又当爹又当妈,日子过得特别不容易。家里再也见不到妈妈的身影,再也听不到妈妈的笑声,爸爸越来越寡言,我也越来越沉默。每当看到小区里的孩子都有妈妈,我就觉得自己特别可怜。那以后,我变得更加内向和自闭,常常一个人躲到角落里睡觉或者思考。有一次甚

至跑到父亲的摩托车罩下面呆了一晚上,害得亲戚朋友到处找我,连警察局都出动了,后来还是外公想到摩托车罩下面找一找,结果还真把我给找到了。

12岁,我没有了母亲,但是对母亲的眷恋和思念时时让我心痛。因为小,因为不懂事,对妈妈我有很深的歉疚与自责。记得在妈妈最后的日子里,我去给妈妈买吃的,买来就像完成任务似的往她肚子上一扔,妈妈因为躺着不能动,一次就给烫着了。

现在每当想到这一幕我都自责不已。真后悔当时没有好好地对妈妈,真遗憾再也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那以后,我常常一个人呆着,有时是想想心事,有时是听一些忧伤的歌曲,正是那些忧伤的歌曲,排解了我心中的郁闷和伤感,以及对妈妈深切的思念。渐渐地,我越来越喜欢听歌,后来也慢慢学会了一些歌曲,每当我想念妈妈的时候,总是要给她唱上一段。我想,如果妈妈在世,她能听到我唱歌该是多么欣慰和快乐的事啊!

绵延母爱,伴我乘着歌声的翅膀梦想成真

我上初二以后,曾经有人来告诉我去世的母亲只是我的养母,父亲也只是我的养父,我是另有亲生父母的,但是对母亲的怀念和感激我依然不变。她在我心里永远是我最爱最亲的妈妈。

我把对母亲的怀念渐渐转化到了唱歌上面,父亲知道我有了这个小变化之后,也很高兴地给我买了一个爱华牌小收录机,有了小收录机我听歌更方便了,于是我更加痴迷和热爱音乐,后来慢慢地尝试创作。当时受香港一些歌手的影响,词曲创作也基本都是香港歌曲的路子和模式。后来我就想为什么我们澳门就没有歌手,就没有自己的歌,于是在爸爸的鼓励下我做了一个梦想档案,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写到梦想档案里。那时我想开音乐会,现在想起来是异想天开,但是当我在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之后,我就开始努力,并且付诸实施了。

1994年,我自己制作了写有“黄伟麟留住这时光演唱会”的海报去澳门大学和文化广场等地去贴,很多人都以为我是神经病,因为当时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我也从没有在外露面唱过歌,但当时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鼓舞着我,让我全力以赴的去举办我的第一场演唱会。我亲自去澳门大学的文化中心谈场地,自己拿了两三万元钱的场地费。结果演出那天,一千多人的位子座无虚席,当时给我伴舞的演员是张国荣的御用,那次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也掀开了我成为一个歌手的第一篇章,而且从此我也有了“澳门张学友”的称号。

第二场演唱会和那些天天吃面包还债的日子

自从第一场演唱会成功以后,我便成了澳门第一个歌手,同时也拥有了澳门的第一张CD唱片。

1995年的5月,澳门电视台为我主办了第二场“黄伟麟开创梦幻里程”演唱会,当时还是现场直播,有一些老板主动找上门来赞助。本来是很好的事情,结果演唱会结束后,澳语原创大碟却因为某些原因没发出来,当时碟都制好了,事情最后落到我头上,因为没有协议,也不懂,我傻傻地答应赔偿这30万元的制作费。那个时候我刚从翻译学校毕业,一年也只有三千四百元的工资,每个月领了工资就还债,天天吃最便宜的面包,那是我人生里最黑暗的四年。

一直到1999年,我人生的好日子才真正来临。澳门回归,成就了我,也改变了我的命运。当时大陆的一些电视台,包括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等去澳门找歌手一下子就找到了我,一聊,得知我父亲是澳门人,母亲是广东人,当时就拍板定我了,他们说连家庭背景都是相符的,就要你这样的。那一年,我上了春节晚会,上了澳门回归的所有晚会,大陆的、澳门的,大大小小的晚会,我天天忙的空中飞人一样风光。

那一年,澳门真的就成了“黄伟麟年”,夸张点说,只要有何厚铧的地方就有我。结果一年里我不仅还清了所有的债务,还买了房子,一个澳门回归成就了我,也改变了我的命运。

酒总是让我想起过去,喝酒是一种怀念

每当有心事的时候,我总是喜欢回家喝几杯红酒,那样会让我感觉精神和心情放松;还有时,因为喝了酒,我会哭泣。因为怀念,怀念妈妈和那些难忘的日子,我曾经也越喝越伤心,越喝越怀念。但酒确实让我放松,让我宣泄,每次登台前我都喜欢喝几口,这样总是能更好地发挥或找到更好的感觉。

每当喝酒的时候,我总是想起这些经历,想起妈妈也爱喝红酒,想起我第一次偷偷地在妈妈的咖啡馆里喝红酒时被妈妈拿着鸡毛掸子追着打我的场面,还有我的演艺歌唱生涯,我的那四年黑暗的还债的日子,以及昔日那些朋友对我的关爱。我感谢他们,我的生命中,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才温暖。

到了北京以后,我对酒有了进一步的认识。酒在澳门是品尝,在大陆更多却是交际的一种手段。在大陆,酒喝的不过关就什么也别谈了,仿佛是一种沟通的桥梁和道具,中国人对酒的认识和西方人的认识不一样,但是我希望所有喜欢酒和爱喝酒的人们,喝好喝开心为止,千万不要贪杯!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