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今世缘电子报

2019年《今世缘月报》第五期(文化节专版)

2024
07-21
星期日
23:35
  • 2019年《今世缘月报》第五期(文化节专版)

    版面编号:CN32-0101

    版面标题:2019年《今世缘月报》第五期1、4版(文化节专版)

  • 2019年《今世缘月报》第五期(文化节专版)

    版面编号:CN32-0101

    版面标题:2019年《今世缘月报》第五期2、3版(文化节专版)

“保姆”的梦缘梦香

  长长宽阔的公路,车来车往,一会急驶,一会拥堵。几只归乡的倦鸟,掠过头顶,飞入香樟树杈,叼几根树枝麦草,做成暖窝,刚刚睡下,被一声鸡鸣唤醒,香樟树下,成群红男红女,树萌掩映下匆匆行进……


  2014年7月,我从工作近20年的销售系统调回后方,到后勤保障中心工作,类似于“保姆”“管家”身份,负责集体宿舍、食堂、小区等后勤管理,为员工提供及时周到的服务。由于生物钟的改变,年纪也有些大了,上下班有打卡的约束,虽时刻惦记着打卡,常常夜睡多梦,一段时间,仍然偶有漏卡。


  学后勤管理这行,师傅长我5岁,已近退休。上班没几日的下午,师傅通知我下班晚饭后带笔和表单,加班检查集体宿舍卫生、安全等情况。那时,集体宿舍有人才公寓、新人才公寓、大学生公寓、科技楼、国税局、南厂宿舍六处,全部查完,要加两个晚上的班,而且每半月要查一次。对这繁杂琐碎的工作,我略微有些不耐,师傅教导我:做后勤管理员,看似简单枯燥,都是不起眼的小事,做不出大成绩,出不了大成果,却事关员工生活,马虎不得,松懈不得。


  半年后,师傅光荣退休,55岁的我坐上了师傅那把靠窗的“宝座”,充满斗志地开始了退休前专掌“保姆”、“管家”大印的夕阳红行程。师傅虽退休,教诲却常在耳伴回荡!不管是集体门坏了、床破了、电断了、马桶堵了,协调、找人,不烦其厌;班上班后、晴天雨天,甚至半夜手机电话打来,随叫随到,问题解决了方才离开。员工回报的一次灿烂微笑,上下班偶遇的轻声问好,让我一次次的感受了师傅说的“自身岗位存在的价值”。


  2017年7月,住公司人才公寓303的江南大学孙教授再次来公司指导,钥匙忘在无锡,备用钥匙又在房间。他通过研究院员工打听到我的电话号码后,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多余的备用钥匙,我这儿没有,在询问后得知窗户没有关。现场查看,三楼窗台距地下草坪七、八米高,有恐高症的我心有畏惧,可看孙教授着急为难的神情又于心不忍,便在水电车间打听,从国缘宾馆找来铝合金伸缩长梯,在保洁员配合下,硬着头皮上梯,从三楼窗子取出钥匙。虽然为了开门,花了不少时间,湿了半截衬衫,但有孙教授一声谢谢,值了。孙教授原本不认识我,但我相信他从此以后一定记得我姓颜,或许他心里还会说:这小老头,蛮好的。


  今年五·一小长假,四天连放,自在惬意,本想白天上网惯蛋,晚上电视追剧,怎料二号早上5时左右,接研究院陈尚一电话,得知大学生公寓四楼水管爆了,四楼至一楼,水漫各个房间。电话就是警报,扔了甜甜美梦,揉揉惺忪睡眼,一边和水电车间刘晓红主任联系,一边很快赶到大学生公寓。水管爆在四楼,为消防管道,碗口粗细,水枪般射出,四至一楼,瀑布一样下泻。虽已近立夏,早晨气温仍低,水浸湿鞋袜,楼上楼下,室内室外马路边,来去上下多少趟,与随后赶到的刘晓红主任商讨救急方案,协调氧焊工割管封堵,折腾至上午十点,抢险收工。


  每当走在碧波荡漾的如意湖畔,看着水中群鱼游嬉,岸边绿草如茵,天上蓝天白云,作为今世缘厂区的一名“保姆”、“管家”,我感觉心里总是美滋滋的。


  后勤保障中心 颜士伟